Skip to content

“心灵和诚实” – 约4:24

天主是个灵、所以拜他的、当用心灵和诚实拜他。约翰福音4:24

法利赛人是喜欢斗嘴的人,他们喜爱虚假的属灵,他们爱辩论、爱争执,爱吵架,他们也喜欢引用摩西的话。他们喜欢使用的反对耶稣的主要方法就是在他的话语上抓他的把柄,这一点也不奇怪(可12:13)。我记得曾有一次与一个弟兄辩论英语中的create 与make 两个词。他根据这两个词的差别,创造发明了自己的一套教义,完全忽视了这两个词在圣经中经常是换用的(太 19:4 和创 1:27)。我们承认,有差别的两个词是不一样的两个词,但是我们也承认,在整本圣经中出现的同义词和相互参考的词是可以定义词语的意思的。关于这节经文(约4:24),某些人指控说,京委本圣经没有正确地翻译两个词语,即“spirit”与“truth”。 指控的人声称,“诚实”与“真理”之间的差别很大。但特别滑稽的是,他们对英语的truth这个词有明显的误解。Truth是一个名词,可以指终极的真理,比如圣经,但也可以指诚实、真实、实在。在英语中,truth这个词有很多的不同用法。我们可以说: “you should tell the truth”(你应当说实话),或者“that wife was not true to her husband”(那个妻子不忠于她的丈夫) ,或者 “God is faithful and true” (天主是信实和真实的)。 这些词在汉语中的翻译都是不同的,然而初学汉语的人只知道这个词的一个译法,就是“真理”。论到英语,他们也忽视了这样的情况,即一个说truth的人是一个 “honest”的人,一个honest的人是“truthful”的人,它们是可以换用的。你会注意在默示录19章十一节,圣经称主耶稣是“忠信诚实的”,即诚实和信实的,因为他就是真理(约14:6),他的每个决定都是可靠的,可信的。之前已经提到,faithful妻子的反义词是对丈夫不忠诚、真实(true)的妻子,一个不诚实(honest)的人就是对别人不真实(truthful)的人。

我们必须要思考的另一个方面就是,那些追求字面翻译的人认为这节经文的意思是人们必须“按照真理”(according to truth)来敬拜天主,但他们忘记了这节经文说的是“in spirit and truth”。在英语中我们今天还说“Honestly, to tell the truth”, 由此可见,在英语中,它们是可以换用的。因为你认为主耶稣在此所谈的truth是1611年的钦定本圣经,所以你强迫自己将这个词翻译成汉语的“真理”,否则你就不能证明天主的话语就是那真理。这是荒唐的,约翰福音17章17节已经确立了一切真理的源头是什么。此外,你也忽视了约翰福音四章23节的语境,就是,主耶稣所谈的问题与他们有没有真理毫无关系,而是他们(犹太人和撒玛利亚妇人的先祖)没有真诚地、诚实地敬拜天主。你不能抛弃、不顾语境,强要恢复某些你认为是丢失的圣经真理。上下文告诉我们有一个妇人,她声称她的先祖在雅各井附近的山上敬拜天主。主耶稣告诉她,在何地敬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是真实的敬拜者,是诚实的敬拜者,所以此处的意思是“真诚”,而不是真理。你忘记了这段经文中的23节吗?主耶稣说道,“真正拜父的,必用心灵和诚实拜他。” 此外,如果你认为在英语中truth、sincerity、honesty是不能换用的概念,你应该查考一些词源书,你就会发现,truth在盎格鲁词根中的意思是 “fidelity, veracity, faithfulness, the quality of being true”。至于所举的该隐的荒唐可笑的例子,我们不要忘记,天主说该隐也会被接纳。你忘记看创世记四章七节了吗?天主说该隐的真诚与善意会被接纳,但不能拯救他的灵魂。如果你对这节经文中的truth的理解是圣经,也许你忘记了,在黑暗时代,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还有欧洲各地对基督徒的屠杀,都是受到了真理,也就是圣经的鼓动。难道你要告诉我,约翰福音第四章所谈的犹太人和这个妇人没有真理,没有圣经吗?这是你的理解吗?他们当然有圣经。其实,圣经就是赐给犹太人的。虽然他们有真理,有圣经,但是他们没有得救,因为他们“不是从信主求的” (罗 10:8; 9:31-33),或者,正如我们在此看到的,不是凭诚实求的。你岂不知人可以“把天主的真理变成虚假”吗?但有一东西是人不能改变的,也是不能伪装的,那就是心里真实的信仰。

不要弄错了,天主的话语是真理,这个概念是完全符合圣经的,但是强迫这节经文说“真理”,就是忽视了诚实是真理的同义词的这个事实。那些建议将“诚实”改为“真理”的人不愿意承认,在汉语中说“在真理里拜神”是很奇怪的。我建议你们翻开一本比较老的词典,查一查“诚实”是什么意思。你会发现,它的意思很广,而不只有你所理解的那个意思。如果你认为这个词在英语中的对应词只有honesty,那你应该更加深入地研究汉语。

 

我们接下来看另一个词语,就是英语的spirit。看起来,他们对英语圣经中的这节经文有一个根本性的误解,就是未能分辨大写的S和小写的s的区别。这节经文开头说天主是个灵(Spirit),具体说就是圣灵,用了大写的S。然后,圣经说我们必须在灵(spirit)里敬拜天主,用了小写的s。注意,天主是个灵,我们必须在灵里敬拜他,而不是在圣灵里敬拜他。这是极其重要的,因为圣经在其他地方告诉我们,我们应该用我们自己的灵来敬拜天主(腓3:3; 罗1:9)。如果你要宣称完全忠于钦定本圣经,你就得承认大写的S与小写的s的差别,而不能故意忽视它们,从而证明人必须“在圣灵里、根据圣经”敬拜天主。至于该隐的例子,我们也发现需要再一次提醒那些健忘的人,天主并没有将圣灵赐给该隐,也没有赐给亚伯。因此,无论是该隐还是亚伯,靠圣灵来敬拜天主都是不可能的(John 7:39)。用汉语的词“心灵”翻译英语的spirit是非常合适的,是完全可接受的,“心灵”并不总是指我们的“心”。如果你买一本比较老的词典,接近京委本圣经的那个时代,你就会发现,那个时代词语的意思与现今词语的意思存在着很大的差别,因为毛泽东曾经决定完全毁灭汉语。

 

我们当然可以整日辩论这些事情,但是,当我们认真对待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些都毫无意义。难以置信的是,我们辩论的都是“词语”,并没有关乎某个疑惑。我觉得提摩太前书六章3至5节能够让我们认识到今天为什么还存在这样的辩论。关于词语的辩论以后也会一直存在。不要误解我的意思,天主的每一个词语都是纯净的,但我们谈论的是源自同一个文本的两个圣经(钦定本圣经和京委本圣经)。让我非常惊讶的是,我们特别傲慢,觉得我们对中文和英文的这种浅薄的理解就足以让我们发现一个明显的“错误”,而京委本委员会却没有发现。你能想象丁韪良(他翻译了约翰福音,也能阅读共通希腊语,还能用文言文和官话写书,更不用提他精通英语,也相信钦定本圣经是天主的话语)竟然对英语、汉语、希腊语如此无知,以至不知如何翻译这些词语吗?我们不是说要信靠人,我们只是用常识想一想。钦定本圣经的译者将这个希腊语词语翻译为truth, truly, verity and true,让你吃惊了吗?他们也将这节经文与诗篇145篇18节联系起来,根据不同语境将那个希伯来词翻译为true, faithfully, veracity, faithfulness。弟兄们,不要忘记了,你们鄙视那些自封的希腊语学者,因他们说钦定本圣经没有按照字义正确地翻译希腊语的词,但你们挑剔、批评京委本圣经的态度和他们是一样的。你们只关注直译,强调字义的翻译,却忽略了意思明确、清楚,也将自己的理解强加于圣经的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