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rchive for February 2017

在中文中到底如何翻译“eternity”吗?

Psa. 103:17,18 “But the mercy of the LORD is from everlasting to everlasting upon them that fear him, And his righteousness unto children’s children; To such as keep his covenant, And to those that remember his commandments to do them.” 《诗103:17,18》“敬畏主、守主盟约、记念遵行主法度的人、主永远向他施恩、向他子孙永行公义。” 这种所谓错译在其他文章中已经处理好了。它们都能归在此话题下,就是“不顾一切地把本意在目标语言中明晰”。你是否知道尽管威斯科特与霍尔特使用完全不同的底本,还是盼望最终做出比《英皇钦定本圣经》更“逐字的”翻译吗?丹尼尔·华勒斯(达拉斯神学院)关于英语标准本圣经曾这样说过,“的确,英语标准本1881年问世,声称的目标之一是会更字义化,而且翻译都有意识地试图比英皇钦定本圣经更字面”。你是否知道实际上所有“新译本”都陈述会更“字义”,会更“指向”原稿吗?你是否知道《和合本委员会》的狄考文,即使30年前亲眼见过中国信徒的全体接受京委本圣经还埋怨要有更“逐字”的译本吗?假设我说目前有几位弟兄,他们正想这么做,但声称要用《英皇钦定本圣经》做成,似乎可以机械地迫使在一门语言中很流畅的翻译到另一语言去,你会觉得奇怪吗?他们与上面的“逐字的”翻译有一样的态度,既是你手中没有主的话语,也不能有直到他们说你有。其二,他们有一样的目标,就是按照他们所视为原稿的圣经(不管是古代希腊文、希伯来文或钦定圣经用的英文)始终不断地“完全”他们的翻译。最后,遗憾的是他们跟上面的“逐字”翻译有一样的结局,就是会做成数不清的译本,自称为“好的”或者最“接近”原稿的翻译,但还是达不到原文的完美程度。目前有七个正在做或已做完的译本,声称从英皇钦定本圣经直译翻译的版本,它们也叫作“中文钦定本”圣经。他们都声称会产出更“逐字”的,正像《英皇钦定本圣经》的翻译。在此过程中,他们倾向于直接到我们都认为极争议的经文或者早知难以翻译的经文。此手段主要的缺陷是“制成品”不能自我支撑,因为整体圣经没有跟着《英皇钦定本》翻译,所以不能保证每个词在每处都一致,因而根本不能用其内容交叉检查。举例,“提前6:20”他们无疑会把英语的“science”小心翼翼地译为“科学”或“学术”,以便安抚对于此经文很谨慎的美国弟兄。然而,其他经处出现的“science”他们就忽略,也许因为没有争议,见“但1:4”。难道只用学术或科学来翻译英文词“science”那么重要,他们不能容忍反而贬低京委本用“学问”表示其意吗,然而自己在“但1:4”却用其词表意吗?岂有此理!你知道如何翻译“一口两舌”吗?在《CKJV》“诗篇103:17”中可以看到类似的困惑。有人告过京委本圣经说他用“亘古”和“恒久”翻译英文词“everlasting”是不可接受的,但是,在“诗篇103:17”《CKJV》用了“亘古”来表示“eternity”的意思。由此可见,只有热点和非常有争议的经文他们会一丝不苟地逐字义!你瞧,他们会随时随地把英文的“everlasting”通过不同的中文词表现,但是他们会确定在热点的经文保持“永恒”的翻译。有个弟兄因京委本圣经在“弥5:2”用亘古来代表英文“everlasting”的翻译就气愤愤地指责我说,“你以为自己为京委本圣经的词典,自己定义词的意思吗!”可是,看样子好像《CKJV》的修订者在用我的词典了!此试图逐字翻译的潮流中,《CKJV》就不知不觉错失其中美妙的真理,即“天主的恩是永存的”,及其祂的“公义”也是给予后代的。你注意到了吗?既“恩”且“公义”都永远向他们及后裔赏赐的,因为天主是永远存在的。从这个角度来看,京委本圣经翻译的是特别准确的,“主永远向他施恩、向他子孙永行公义”。《CKJV》则不同,它只说,“公义”要归于后裔,从而就打断恩与公义永存的真理的纽带。京委本又再次证明该版本的翻译优雅精确,对圣经本意的尊重,在白话文中没有比它翻译好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