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无言无语、也无声音可听。”- 诗19:3

在任何一门语言中,都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有时候,肯定句和否定句表示的是一样的意思。比如在汉语中,我们说,“场面好热闹”,“场面好不热闹”,两句意思是一样的。甚至一个小小的词都有完全相反的意思,比如,汉语的“去”,可表示去往某地,也可表示离开某地。在今天的经文中,我们看见中文的说法与英文的说法似乎正好相反。有些人就说了,英语与汉语的翻译是完全不同的。但其实英语是使用了一种修辞手法,藉此告诉我们,人类实际上听不到众星的声音,但它们有自己的语言。 众星的“语言”有其独特的地方,它不是真实的语言,而是象征性的语言,能够被地上操各种语言的人明白。英语的意思是极其明显的,我们不需要任何注释书都能理解。我们怎么能将英语中的俗语按照字义翻译到汉语中,又如何能将汉语中的成语按字义翻译到英语中?你能说天上的众星在说一种语言,能够被地上的万民听见吗?在英语中,我们理解“语言”的意思是很广的,可以是舌头说的语言,可以是表情上的语言 ,也可以是比喻意义上的语言。比方说,我们讲这人的“肢体语言”在表达什么什么意思,虽然“肢体语言”也是汉语的一个词,但是它是从外语中借来的词。可能有些人仍然认为我们必须澄清众星是否在说话。我要问他们一个关于钦定本圣经的问题。众星真的能说一种语言,是世上所有文化都能理解的语言吗?没错,我知道现代科学的发现。科学说,星球唱一种“歌”,能被其卫星听见。是的,我明白它们能做出一种振动,发出一种嗡嗡的声音。但我问的是,它们说没说世上各民族理解的语言?如果我们诚实地回答,我们就知道,这种声音是一种比喻,告诉我们天主的存在。这种现象与亚伯的血从地上呼叫是一个道理。我相信,对于那创造人类血液的天主来说,人类的血液的确能发出一种声音,只能被全能的主察觉,重点是他们的信息是明确的。我们知道圣经说“他们死了、仍然说话”。他们的声音能听见吗?不能。在英语圣经中,所要表达的是诸天诉说天主的荣耀。怎么诉说呢?是通过人类可以听见的声音吗?不是,却通过它们在天上的运行。这是一种诗歌语言,是一种比喻。 在19篇我们看见,“诸天述说”、“传扬”、“传与”。我们也看见“无言无语”、“无声音可听”。但我们又看见“声音却流通全地、言语却传到地极”。通过上下文,我们能发现,作者在使用一种比喻的手法,来彰显天主的存在。我们应当明白,比喻不是很容易翻译的。我们必须知道这个事实,否则我们会忘记,钦定本的翻译者在翻译的时候,在中间的一栏,插入了一句很有启发性的话语:“或作无言无语,希伯来语,无言无语”。但是我们知道,怀疑者会这样反驳说,钦定本的翻译者是很笨的,他们根本不知道,是圣灵选择了这些词语。然而我要说,是圣灵选择了这些词语,但是必须有怀疑者的批准和赞同。可见,怀疑者选择性地接受圣经的话语,是根据他先入为主的想法,而不是根据圣经本身的意思。如果你觉得中文圣经和英语圣经的意思不一样,你就需要注意第四节。圣经在说完“无言无语、也无声音可听”之后,在第四节这样说:“声音却流通全地,言语却传到地极”。怎么能说与英语不一样呢!如果你是要证明,星球有一种秘密代码语言,与地上的每一种语言结合在一起,那你就证明给我们看看吧!如果你是想看一看,钦定本圣经与京委本圣经说的是不是一样,那请放心,他们说的是一回事,都是告诉我们,地上的各处都能听见众星的声音。

我不懂希伯来语,但很明显,钦定本的翻译者在翻译的时候是有自由的。有了这种自由,钦定本的翻译者与京委本的翻译者,能够选择最好的方式来翻译,但又表达相同的意思。钦定本圣经的意思很清楚,就是:“天上的星星有它们自己的语言,能够被地上各处听见”。中文圣经的意思也很清楚,就是:“天上的星星,虽然没有可以被人类听见的声音,但是它们的声音,还是被地上各处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