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锅中有毒了”

看到这个标题之后,我们立刻想起了与此标题相关的故事。一群受训要参加服事的贫苦工人,饥肠辘辘,在锅中煮饭吃,却发现所盛的饭有毒。于是他们马上求以利沙的帮助。想一想这样的事情多么可怕。但是更可怕的是后面的事情,就是以利沙找来一点面,放在锅中,让工人们去吃五分钟之前把他们毒死的饭(一点面怎能让本来难吃的饭变成好吃的呢)。现在我们知道,这是一个神迹。若是没有天主的干预,这一锅的毒饭就会害死当天的每一个人。如果是我,我只吃一口饭,就不敢再吃,但是这些为主做工的工人都很贫穷,他们舍不得浪费。若不是天主的直接干预,这一锅充满了毒的饭是人们根本不能吃的。

今天,论到圣经的翻译,特别是汉语圣经的翻译,我们发现有很多的译本不断涌现出来。现在人们使用的圣经主要是和合本圣经,它无疑就是一锅毒,它不但依据有毒的抄本(亚历山大抄本),而且也借用了另一个有毒的圣经译本的元素(就是英语的钦定标准本圣经)。将这个圣经故事应用在今天就是,大多数相信圣经的基督徒和在中国的传教士毫无疑问会指出来和合本圣经就是有毒的锅,但是他们似乎觉得这锅里的那一点面能够起到好效果。目前,有人正在翻译六本汉语圣经,有些已经完成,这些圣经要么是用钦定本圣经修改,要么是用希腊语的公认文本矫正。但问题是,修改什么圣经,从哪里矫正?答案就是和合本圣经。翻译这六本圣经的人都是相信“惟独钦定本圣经”的立场,但是,竟没有一人觉得需要使用京委本圣经(它比和合本圣经早40年,它的翻译者更有资历,它的销售量比和合本更多,它也是从钦定本圣经所使用的源文本翻译而来的)作为他们“修改”和“矫正”的依据文本么?简直是匪夷所思。京委本圣经被他们拒绝,因为它读上去与钦定本圣经不一样。但是,那些“假冒的”圣经翻译者使用明显源自亚力山大抄本的和合本圣经作为他们的依据,也向我们保证,钦定本圣经会除去和合本里面的毒物吗?我们绝对不会怀疑圣灵有能力在最毒的饭里加一些调料,从而修正那毒饭,但我们肯定怀疑某些人的智慧和水平,他们甘愿选择一个充满了毒的锅,他们这样做是在试探天主(太4:7)。在一个网站上,中文钦定本圣经的翻译者们宣称说,他们参考了京委本圣经,但是发现翻译得很差。他们为什么不把和合本圣经淘汰呢?就是害怕人,这是很明显的。中国的教会100年来一直使用和合本圣经,外国人、外国组织都不想反对这些本土的、受民族主义思想驱使的信徒。雅各告诉我们,宣称毒源能产生纯洁的东西,是让人难以置信的。记住,“一个泉眼里岂能发出甜、苦两样水呢”。有些人很可能在想,我选择了一处没有说服力的经文证明我的观点,因为我们的故事谈论的是有毒的饭被洁净。然而,我觉得这个经文是合适的,因为,如果有人宣称好的钦定本圣经会除去锅中的毒物,那他们肯定有能力,就像天主的先知那样,能够除去毒物。关于这个故事,有几点需要重视:

 

  • 首先,饭本身没有毒,毒是从其他地方找到的。大厨那天想在他做的饭中加点不为人所知的酱,于是带来了从来没有人看见过的野瓜。大厨在添加他的秘密调料的过程中,几乎将人害死,他惊慌失措地认识到自己没有识别毒植物的能力。有些人认为和合本圣经只有一些毒,只需要天主的圣面去修正,但他们没有认识到,和合本的材料就是毒,而不是从别的地方带来的。和合本圣经的委员会从“最早的、最好的”抄本翻译圣经,这些都是野瓜,因为这些抄本包括次经,与十六世纪翻译的多个正确的译本(德语圣经、芬兰语圣经、西班牙语圣经、法语圣经、挪威语圣经)有四千处大的差异。它的源头是完全败坏的,但更坏的是,和合本圣经委员会资历很差,他们翻译这本圣经只是做参考本,而不是一本可用的圣经,因此它追求极端的字面翻译,在栏和脚注里包含那些奇妙的(我是开玩笑的)附文,让很多人怀疑文本。将近三十年之后(1906年),事还没有办好,他们不能把一锅饭做好,因为他们不知道怎么做,于是他们就模仿京委本圣经,改变和扭曲它。锅里不是只有死,它就是死。非常可怕的是,这些自封的惟独钦定本主义者(我用这个术语是逗乐,因为自封的惟独钦定本主义者劫持了这个术语)将京委本圣经的异文做了修改,但是钦定本圣经的边注上有这些异文,表示这些异文是一种可能,这些人却宣称异文没有忠于钦定本圣经。但是,和合本圣经是从完全不同的源头翻译而来的,他们却看不到这更危险。这所有的译本都不能与和合本圣经分离,反映了两个事情。第一,他们已经与中国基督教结合,它是他们的教皇,它宣告了什么是中国基督徒能接受的,什么是符合文学的。第二,他们的汉语水平很差,他们理解汉语的能力不高。我们生活在一个词语都相对化的时代。这些译者们其实只是编辑,只是抄袭而已。在这六个译本中,他们都宣告要除去和合本圣经的毒物,但是没有一个委员会(他们是委员会吗)有资格独立翻译吗?他们只能依靠一个坏的圣经开始吗?如果你不相信我说的,那就看一下腓立比书二章六节,看一下和合本圣经和京委本圣经是怎么说的,京委本圣经的翻译是真可以理解的。真实情况是,他们(这些新的,更新的,最新的中文钦定本圣经制作者们)曾经很可能看过京委本圣经的某些经文,但是他们相信京委本圣经是不能用的,因为翻译Egypt的词很古老。但是没有人去思考,和合本圣经与公认文本的主要差异,都被京委本正确地翻译过来。难道这还不能让它成为一个好的依据吗?这样做不费脑子,就像选择丁道尔的圣经作为钦定本圣经的依据一样,而不是选择杜埃-兰斯圣经一样。总之,和合本圣经不只是有毒的一锅饭,而是完全腐败的。
  • 其次,因为有神人在,也因为有天主的方法,所以除掉了毒。神人来了,在锅内放一点圣洁的面,因此饭改好了,毒除掉了,能吃了。野瓜失去了毒性。我们会思考,这六个译本,有些在进行中,有些已经完成,都是从相同的源头而来,他们有相同的目标,应该产生相同的结果。我的意思是,以拉斯谟、司提反、贝扎走的路是一样的。科弗戴尔圣经、主教圣经、日内瓦圣经,走的不是同一条路吗?为什么这六本圣经都宣称是源自钦定本圣经,却没有相似点呢?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惟独钦定本圣经主义者看见那些希腊语学者篡改文本,制造出很多不同的译文来,很苦闷,很不悦,但现在他们自己却向我们证明,我们对圣经经文的意思不能够有一致的看法。让我们做诚实的人。如果我生活在1603年,我会欣然选择改教时期的任何一本英语圣经。钦定本圣经的译者承认,丁道尔的圣经是好的译本,他们的目标是要让它更好。翻译这六本中文钦定本圣经的人是分裂的,他们的作品也不能与像丁道尔这样一人的作品相比,因为这些人或者这些群体不是在翻译,而是从和合本圣经复制经文,然后编辑。为了公平,我们要听有些人的说法,他们说他们是在用钦定本圣经编辑,或者用希腊语公认文本编辑。但不管是哪个,这些编辑的人都过多倚重和合本圣经,我们从弥迦书5:2就明显看到。有些地方与京委本圣经特别相似,甚至保留了1900年代官话的独特说法,比如保留了“如”,但他们却没有承认是借用了京委本圣经。他们对钦定本圣经特别热心,这是好的,但是产生了很多自封的学者,他们确定他们对文本的理解是正确的,而不是文本本身是正确的。翻译不是解释,我这样说已经离题了。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是神人,是天主差派的,我们肯定要将一本好的译本变成更好的译本。但是这些人忘记了哪本圣经是好的,哪本圣经是坏的。他们的目标是将“坏的”译本变成“可接受的”译本。

最后,这些人吃了,却没有死。以利沙真是天主差派的,最明显的证据就是这些人吃饭却没有死。理由就是,以利沙是天主差派的,因此能通过测试。中文钦定本圣经不断地涌现出来,让传教士、会说英语的人、国际信徒特别热心,他们对钦定本圣经很熟悉,却不太熟悉汉语。在这些译本或者版本中出现的拗口的汉语太多了,不能在此一一陈述。不管怎样,我们必须问自己,锅里的饭会毒死人还是能够养育人。京委本圣经第一年问世的时候,销售量超过了任何圣经公会的任何圣经。当时有数不清的中国学者参考了京委本圣经。和合本圣经在无法理解的所有地方复制了京委本圣经,如果我们比较这两个圣经的旧约,就会发现有很多。在义和团杀害基督徒的时候,京委本圣经刚强了这些基督徒,这些基督徒可能是最火热的信徒。这本圣经也纠正了太平天国制造的很多错误。今天,这本圣经重新出现,在一年以内,大陆已经有好几家教会和牧师使用。我们不是在宣传我们自己,这本圣经有自己的优点,自己能够站立。不断出现在我心中的问题是,为什么人们宣称尊重和喜爱钦定本圣经和它的源头,却愿意使用一本源自亚历山大抄本的圣经,而不选择明显是安提阿抄本的圣经。这讲不通。在锅里有毒死人的物,那毒物与野瓜没有关系,而是与魔鬼有关系,魔鬼总是要保存他伪造的圣经。